天津日报 《路灯费收据见证电业史(图)》

发布日期: 2011-07-05

    

7月4日

天津日报 《路灯费收据见证电业史(图)》

  几年前我在一书摊上购得一部清版线装书,无意间在书中翻得数张20世纪20年代的收据,内有“大街改建点灯费收据”四张。这四张收据为薄棉连纸,已泛黄,竖长形,印红色宋体字,上有“收据”二字,墨书填写缴费住户的住址、姓名、钱数和月份。其中一张的内容是:“今收到李夫房六号高子芬,大街改设点灯费,每月铜子卅枚。中华民国十五年二月三十日。警察南二分驻所具。”上注有“如无收据,请勿付款”字样。其中三张为同一年的4月、6月和7月的收据,收费数额4月、6月为“铜子卅枚”,7月份为“铜子四十枚”。

  我从收藏的“大街改设点灯费收据”中发现三个问题。

  其一,天津旧市区的路灯是20世纪30年代以至后来逐渐安装起来的。经查,比商电车电灯公司发电厂在初建时,发电容量为1000多瓦,1921年陆续增设发电机组,到20世纪30年代总发电容量为12800千瓦,并生产直流电供有轨电车使用。该公司最先仅在东、南、西、北环城四马路安装路灯,那么旧市区其他地方的路灯是何时装上的呢?从收据看,上面标明为“大街改设电灯”且又另收费用,这就意味着原先这里的街道并非电灯照明。这就从一个侧面说明天津当时在城市基础设施上租界内外的明显差距及发展中的不平衡。

  其二,旧城区电灯费用的收取办法与上缴渠道。收据的后面均署“警察南二分驻所具”,表明当时比商电车电灯公司的“大街改设电灯费”是由警察分驻所代收的。1900年到1927年,天津处于近代多功能中心城市初步形成时期,市民的多项收费均由警察分驻所收取。

  其三,旧城区市民的用电负担和经济状况。从收据中可知,“大街改设电灯费”起初每月30铜子,后又调至40铜子,出现上升趋势。而且不包括家用电费,这批电费还得另缴,两项加在一起也是不小的开支。碰巧的是,我同时换得到几张高姓住户在那个年代的其他项目的收据。其中一张为民国十五年(1926)2月的“愿助卫生土车费收据”,该项每月缴铜子13枚;一张为民国十八年(1929)10月的“捐助临时巡警费收据”,该项每月缴大洋三角。不算柴米油盐及居住等项开销。仅此几项加在一起又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但在20世纪20年代的旧城区,老百姓能享受到路灯和较为清洁的环境,也算是向“文明”迈进了。

  几张小小的收据似乎微不足道,却是天津电业史的重要见证。(章用秀)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