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十二五”目标翻番胜算几何

发布日期: 2011-05-18

  国内光伏市场有望在“十二五”期间大规模启动,光伏产业也有望借此迎来其黄金发展期。

  这一预测源于国家能源政策战略智囊机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5月5日透露的信息:国家能源局负责编制的《光伏发电“十二五”规划》已明确将光伏“十二五”装机目标上调为10GW,到2020年的光伏装机目标可能大幅上调至50GW。

  业内轰动。因为如果这一目标得以上调,则较此前业内公认的“2015年我国光伏装机将达5GW,2020年将达20GW”增长了一倍有余,这将为启动国内光伏市场,以改变国内产品受制于国外市场的窘境带来巨大转机。

  然而,与此同时,关于“去年集中招标的280兆瓦光伏项目大半未开工”的消息开始见诸报端,“金太阳”工程众口难调的争议依然不断。面对这些不容乐观的现实,光伏“十二五”规划装机目标能否实现翻番?国内光伏市场如何才能大规模启动?本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采访。

  规划目标上调可能性较大

  记者从国内某知名光伏企业处得知,国家能源局确实编制了《光伏发电“十二五”规划》,并在向业内专家和企业广泛征求意见,其中提到的“十二五”光伏装机目标确实是10GW。

  一位知情专家也向本报透露,正在征求意见中的《光伏发电“十二五”规划》将装机目标定为10GW并不意外。“今年3月,全国两会通过的‘十二五’规划纲要也没明确说‘十二五’光伏装机就是500万千瓦(5GW),而是说要实现装机500万千瓦以上,所以这也算为实现更大装机容量留了口子。”该专家表示,虽然目前该规划尚在提交各界讨论,但是目标最终上调的可能性非常大。按照原定计划,今年7月《光伏发电“十二五”规划》将作为整个《能源“十二五”规划》的子规划与其一并公布,届时关于光伏装机的规划目标将尘埃落定。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看来,将“十二五”光伏装机目标提高到10GW,其可操作性和实现的可能性都比较大。“政府相关部门都已发出了明确支持光伏发电的信号。”孟宪淦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解释说,“金太阳”将受到国家财政部的专项财政补贴,2013年后将实现年均1GW的装机增量;此外,特许权招标方面,国家电监会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今明两年中国有望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从目前的每千瓦时4厘增加至6厘,2015年后提高到1分钱,这将有力支持以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有业内人士认为,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一度被高度看重的核电开始遭受冷遇。而其让渡出的能源市场开始被风电、光伏等新能源所占据。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胜茂认为,“十二五”期间国内光伏装机容量达到10GW,以及2020年实现光伏装机50GW的目标比较合理,按时达成目标的可能性较大。

  “虽然当前国内火电上网电价普遍低于0.5元/度,但是考虑到‘十二五’期间火电环保成本的上升,以及煤电联动机制的建立,其上网电价必然会上涨,而我们预测未来5—7年内,国内光伏发电的度电成本将会下降到0.6元左右,到那时基本上能够做到光伏发电在国内平价上网。”李胜茂表示,光伏发电实现平价上网后,国内光伏市场的需求就会被彻底激发出来,国内光伏电站的装机容量将获得迅猛增长。

  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生产国,2010年占据了全球55%的市场份额。不过因光伏发电成本相对较高,本土的光伏装机仍较缓慢。截至去年底,国内光伏并网发电总装机容量预计仅在0.6GW左右。

  业内普遍认为,面对欧洲等主要光伏市场的逐步萎缩,我国光伏规划目标如果实现翻番上调,将给国内光伏企业带来超预期的发展空间,也为近年来不断追求扩张产能的国内企业提供了充分理由和足够信心。

  启动内需亟待出台上网电价

  虽然从远景目标看来,国内光伏市场有望大规模启动,但是这一市场启动过程将与克服诸多障碍相伴始终。

  “政策支持是关键,而上网电价又是关键中的关键。”孟宪淦指出,目前我国尚无光伏上网电价,只搞特许权招标,容易产生一些问题。“其一是特许权招标程序复杂,速度慢,不能大规模开拓国内市场;其二是没有固定上网电价,就等于没有一个游戏规则,不能使投资者按照合理的成本和利润来运作。”鉴于此,他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合理的上网电价政策。

  孟宪淦所说的“上网电价政策出台滞后”问题其实被业界诟病已久,早日出台这一政策的呼声也随着国内市场的迟迟不能大规模启动而日益高涨。不只国内企业和专家有此呼吁,就连初次来中国试水的世界光伏巨头美国First Solar 公司对此也心有戚戚焉。

  该公司原定于去年6月启动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总装机容量为2GW的光伏项目时至今日仍未开工。对于未开工的原因,First Solar全球零部件业务集团总裁卡伦巴对本报记者解释说,公司必须要看到该项目获批复的上网电价让项目能够盈利,并可持续发展。他认为,中国太阳能市场真正得以启动不仅在于上网电价的突破,还取决于电站是否可以与电网企业签署长期购电协议。

  某位不愿具名专家指出,接入电网以及运行管理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支持光伏发展的)政策环环相扣,政府要有一个部门统筹协调。”该专家举例说,像现在的“金太阳”政策政出多门,涉及财政部、能源局、住建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导致相互扯皮掣肘,管理体制不顺。“应该将管理权逐渐过渡到国家能源局这一能源主管部门,或者交给电网公司,因为发出来的电是卖给电网的,也需要和电网协调好关系。”该专家说。

  “光伏不能再走风电的老路。”前述专家语气沉重地说,虽然我国在风机产量和装机总量方面都已是世界第一,但是因为国内市场管理体制没理顺,以致风电脱网事故频发,大量风电无法消纳。“对于此种现象,我们要引以为戒。”该专家说。

  在李胜茂看来,目前国内光伏市场还未实质性启动,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内光伏上网标杆电价迟迟未能出台,光伏电站投资者的盈利风险较大,这就抑制了企业兴建和运营大规模商业性光伏发电站的热情。”李胜茂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此外,光伏发电的设备购买和安装的成本与国内普通居民的收入相比目前仍然偏高,这就使得自发自用的光伏发电模式也难以大规模推广。”

  李胜茂认为,国内光伏市场的大规模启动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支持,现阶段政府部门的首要工作就是出台一个科学合理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让广大光伏电站的投资者拥有一个合理的投资回报率。

  “其次,现阶段政府部门要稳步推进‘金太阳’工程,让其真正发挥示范效应。”李胜茂说,“最后,政府部门要前瞻性地解决光伏发电量猛增后可能面临的光伏发电上网难的问题。”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