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今年恢复核电站项目审批 内陆建站更严苛

发布日期: 2012-03-13

  昨日,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全国政协就“发展新能源和清洁能源”召开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张国宝、邵秉仁、陆启洲出席记者会。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介绍,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中国开展核电安全大检查。目前共计发现14个方面需要整改的问题。其中有的已完全解决。有的正在解决当中,有的已经列入三年改造计划当中,将全部解决。

  安全检查工作已结束

  王炳华在昨日由全国政协组织的“政协委员谈发展新能源和清洁能源记者招待会”上介绍,福岛事故发生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国务院发布“国四条”,对我国目前正在建设、正在运行的核电和核设施进行全面的安全大检查。到目前为止,检查工作已结束。同时也要求,在检查过程中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或问题没有安排在规划当中去解决,或没有采取必要应急措施和手段前,中国政府不再核准新的核电项目。

  王炳华称,目前发现14个方面需要整改的问题。其中有的已完全解决,有的正在解决,有的已列入三年改造计划,将全部解决。中国政府会在今年或今年更早些时候恢复国家核电站项目的审批。

  彭泽核电站尚未开工

  彭泽核电站位于江西九江彭泽县,与安徽望江县仅一江之隔。望江县政府曾发布“关于请求停止彭泽核电厂项目建设的报告”,称彭泽核电厂项目选址阶段评估存在“地震标准不符”及民意调查不够公开等问题。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在昨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核电是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事情,有不同意见很正常。”陆启洲称,望江县就核电站选址问题进行的民意调查是2006年做的,赞成率是96.99%。

  负责项目选址和前期工作的是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属上海核研究设计院。王炳华表示,“我们出具的每一份报告、每一份文件,完全满足国家法律法规的约束和要求,对国家、对社会、对附近的社会公众是非常负责任的。”陆启洲强调,目前彭泽核电站还在规划当中,没有开工建设。

  中国核电不搞“大跃进”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日前发表两篇文章,一篇是坚决反对中国内陆建核电站,另外一篇是反对核能发展大跃进。

  对此,王炳华称,核电业所有人士,“包括地方政府的意见和社会公众的意见,都是中国内陆必须发展核电”。他称,内陆核电站设计标准和沿海核电站设计标准完全一致,就其排放,相对沿海,按国家标准,会有更加严格的约束和要求。核电界在技术层面没有问题,准备充分,完全可以满足国家出台的相应标准的要求。

  王炳华称,中国发展核电过程当中,无论是按照规划,还是按照技术路线的选择,还是按照产业政策的约束,中国发展核电绝不会搞“大跃进”,而且目前也没有搞“大跃进”,所有准备在建的项目,完全是在政府的规划范围内,完全在政府的产业指导政策内,完全符合国际和国内核安全相应法律法规标准的要求。

  建言

  核安全冗余应估计得更严重些

  安全监管人才欠缺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核安全局原局长王玉庆介绍,随着核电规模快速扩大,大规模扩编了核安全监管人员,但他们普遍较年轻,工作经验较缺乏。

  王玉庆介绍,核电站设计,设备制造,安装中的重要环节等监管人员要全程参与,审批,对照国际接轨的监管细则一项项核查。因此对监管人员素质要求很高。一般的监管员需要3-5年锻炼。中层管理人员需要更久的年限培养。“无高素质监管人才,也就难以保证监管力度”,王玉庆说,目前监管人才培养力度还待加强。

  安全冗余待继续提高

  王玉庆介绍,过去我国核电设计的安全冗余已参照了很严格的标准。比如选址地,假如有历史记录的地震是8级,那么设计标准则提高到抗10级水平。不过,福岛事故启示我国,对核安全冗余还应该估计得更严重一些。

  他介绍,比如过去核电站“内电”储备,是三台柴油发电机。以防万一有一台故障。安全防备系数达十万分之一。但从福岛事故看,仅考虑柴油发电机自身故障还不够,对外部条件应考虑更细致。

  污染防备基金要提高

  王玉庆介绍,目前我国已从每度核电提取一定金额作为核废料防备基金。他认为,随着核电的快速发展,目前应该继续提高这个基金的额度。

  他介绍,目前我国核废料处理厂建设,核废料处理的技术研究,循环利用能力研究发展还比较慢,规模远远不够。技术也比较薄弱。“只有提取充足的资金用于加快研究,我国核废料处理能力才能跟上核电发展速度。”

  安全监管体制待理顺

  福岛事故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中国核与辐射安全监管体系进行第三次评估,认为中国的监管体系依然存在部门协调等问题。王玉庆介绍,目前我国的民用核设施监管权力在环保部下属的国家核安全局。其他一些半军半民核设施,比如一些研究机构的核反应堆,监管权限在工信部。

  按国际规则,只要涉及民用都应在国家核安全局,但因为历史因素,目前中国在国际原子能的挂牌核安全监管机构是工信部。王玉庆说,因为体制没有理顺,在诸如统一的监管标准,核数据等方面还缺乏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对接。

  对话

  核电技术兼容问题不同于高铁

  赵志祥,十一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科技委主任

  新京报:去年两会期间,你在访谈中提到“要大力发展核能”,今年你的态度变了没有?

  赵志祥:福岛核事故使全球核电复苏的态势产生了挫折,全球核电增长的速度可能受到影响,但我们业内认为,我国核电发展的基本认识是没有变化的,还是要大规模发展核电。我国有核电的发展规划,到2020年,建成核电站运行能力为4000万千瓦,在建核电站为2800万千瓦,我认为这个速度是合适的。

  新京报:有人指出,目前我国核电业,从国外引进了第二代,第三代技术,每种技术,设备都来自不同的国家,这可能出现不同核电技术之间的不兼容,出现很高的安全风险,同样的问题在高铁技术上也存在。

  赵志祥:堆型不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国家现在有美国的技术,法国的技术,俄罗斯的技术,但如果堆型不统一,设备加工这块就很难国产化,如果有统一的堆型,加工制造厂可以根据统一的技术要求来做,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但你说的兼容的问题,从技术上判断,我觉得和高铁还不一样。不同的技术用在不同的堆上,这个堆和那个堆是不同的,不像高铁是混合起来一起用的。(金煜 杨万国)

    信息来源:新京报

相关链接